<dl id="xsmwk"></dl>
  • <var id="xsmwk"><rt id="xsmwk"></rt></var>

          <var id="xsmwk"></var>

          新華網 正文
          15歲霹靂舞男孩的奧運夢
          2019-08-06 08:22:24 來源: 北京青年報
          關注新華網
          微博
          Qzone
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圖集

            AirFlare俗稱空中托馬斯,是Breaking中的經典動作,這個動作在于子昂小的時候能很輕松地做出來,但因為中斷了一年訓練,而且這段時間身體發育,對于子昂來說是非常困難的動作。

            王奇每晚都會安排自己舞團的朋友來培于子昂練習。

            高強度的體能訓練后,教練正在給于子昂進行拉伸按摩,按到疼痛的地方,于子昂露出痛苦的表情

            Breaking要求肌肉有強勁的爆發力,每天上午于子昂都要進行兩小時的體能訓練來增加自己的身體素質。

            于子昂每天的訓練強度都不同,都是教練根據他的身體條件定制的。

            一年沒有系統訓練,高難度的動作只能逐步恢復,壓腿開筋現在對于子昂來說都是基礎訓練。

            在Breaking中,教練只能起到輔助作用,一切動作都只有選手發揮和獨創。

            于子昂晚上練習的時候,王奇會來突擊檢查。

            整個暑假,15歲的于子昂都和他的舞蹈教練王奇在練舞室度過。8月中旬,他將代表北京參加第二屆全國青年運動會的Breaking比賽。

            “Breaking”舞種在中國有另外一個更耳熟能詳的名字——霹靂舞。今年6月26日,國際奧委會在第134次全會上表示,原則性同意2024年巴黎奧運會增設霹靂舞(Breaking)項目。這個消息讓于子昂心里也起了波瀾,他已經學習街舞11年了,2024年他20歲,將是跳Breaking的黃金年齡。

            新老兩代舞者

            33歲的教練王奇和15歲的于子昂是屬于兩個年代的Breaking舞者,從個人境遇到大環境,也是天差之別。

            2003年,于子昂還沒出生。當時17歲的王奇放學路過吉林老家的世紀廣場,廣場中央,舞者一套連貫的托馬斯旋轉讓王奇目瞪口呆,他上前搭訕“我也想學這個”,人生自此改變。

            王奇有武術功底,一度對自己很有信心,接觸后他才知道,Breaking偏重力量和技術,動作之間的銜接很考驗功力。

            當時,市面上幾乎沒有街舞培訓班,只能看國外的視頻自己研究,他借來光盤,把速度慢放四倍去模仿,用了半年的時間才學會了托馬斯旋轉、大風車和頭轉。父母一度認為王奇跳街舞屬于不務正業,勸他不要再跳。

            2004年出生的于子昂則是在父母的鼓動下開始接觸街舞,2008年,4歲的于子昂因為話少內向,被送去學習街舞。與王奇那代人的“野路子”不同,于子昂有更好的條件:一對一的老師,獨享的舞蹈室,豐富的網絡資源,最重要是有父母的支持。

            從4歲開始,于子昂學習街舞一天都沒有斷過,直到去年準備中考才暫停一年。

           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,為了沖刺8月的全國青年運動會,于子昂暑假每天早晨9點開始進行兩個小時體能訓練,下午3點半開始王奇幫他排舞,練基本功。晚上要進行Battle(斗舞,即兩組選手對抗)練習。

            從街頭到奧運賽場

            6月26日凌晨,國際奧委會表示原則性同意2024年巴黎奧運會增設霹靂舞(Breaking)等項目。是否正式通過會在考察與評估后于2020年12月做出決定。這是給Breaking舞者從街頭到“奧運殿堂”的一個機會。

            中國舞蹈家協會街舞委員會秘書長夏銳介紹,Breaking是街舞的起源之一,從技術來說,Breaking的競技性較大,對體能和動作難度要求都很高,更接近于競技狀態,這或許是奧組委選擇Breaking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據夏銳了解,中國接觸Breaking的青少年群體正在擴大,這也是未來沖擊奧運的一個優勢。目前,能夠聯系到的專業街舞人群約300萬人,其中Breaking舞者占五分之一。于子昂對參加奧運會已經有了期待,對于即將開始的高中宿舍生活他自有打算,“在學校不能練習技術,就練練體能”。

            瓶頸與出路

            最近街舞委員會秘書長夏銳參與了一檔街舞節目的策劃,讓街舞重新走進公眾視野。他和從業者始終想打造一個完整的街舞生態圈,讓每個年齡段的街舞人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。和媒體合作的綜藝節目也是一條出路。

            夏銳想的很現實,“我們就想跳街舞的人也能安家立業”。夏銳認為,只要把行業做好,街舞人不但能實現藝術追求,也能提高生活質量。

            王奇已經在這個鏈條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,他希望在街舞編導這條路上有所發展,最近忙完課程,他也會在夏夜里跑上幾圈,他正努力減肥,終究還是不舍得Breaking的舞臺。

            7月30日,第二屆全國青年運動會,Breaking項目的北京代表隊選手也正式集結開始訓練,這也是街舞第一次被納入全國青年運動會,于子昂即將開始參加集訓。

            青運會是于子昂“復出”的第一場比賽,經歷了一個多月的“魔鬼訓練”,教練和父親都看出他已經在一個“爆發”的臨界點。這幾天,父母決定給他放兩天假,讓他過幾天初三畢業生該有的日子,畢竟于子昂的Breaking生涯還有許多場比賽,他和奧運會之間還隔著無數場Battle。(文/記者 石愛華 劉汨 攝影/本報記者 付丁 統籌/陳志強)

          +1
          【糾錯】 責任編輯: 王曉陽
          新聞評論
          加載更多
          陶瓷藝人毛光輝:丹青妙手繪匠心
          陶瓷藝人毛光輝:丹青妙手繪匠心
          智和美草原上的夏日童趣
          智和美草原上的夏日童趣
          生態中國·貴山貴水迎客來
          生態中國·貴山貴水迎客來
          埃及首都開羅發生爆炸
          埃及首都開羅發生爆炸

          ?
         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230469
          色爱综合